2019年特码资料|19期特码资料
   新聞快遞>>
趙衛東走訪調研天水市群團組織工作    天水市召開全市交通運輸工作暨旅游公路建設推進會    一張圖讀懂 2019年天水市文化旅游工作要點    2018年天水市宣傳思想工作綜述    天水木偶戲老藝人:五十年的堅持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天水新聞>>大新聞
天水木偶戲老藝人:五十年的堅持
來源: 天天天水網    編輯: 張娟 2019-03-01 11:30:49 星期五     字體設置:

  

??? 木偶戲是用木偶來表演故事的戲劇。中國傳統藝術之一,在中國古代又稱傀儡戲。中國木偶戲歷史悠久,普遍的觀點是:"源于漢,興于唐"。三國時已有偶人可進行雜技表演,隋代則開始用偶人表演故事。表演時,演員在幕后一邊操縱木偶,一邊演唱,并配以音樂。根據木偶形體和操縱技術的不同,有布袋木偶、提線木偶、杖頭木偶、鐵線木偶等。木偶戲是由演員在幕后操縱木制玩偶進行表演的戲劇形式。

  匠人之心:五十年的堅持

  □記者 徐媛

  “我啊,跟戲打了一輩子的交道。唱了二十年的大戲、三十多年的木偶戲,現在七十多歲的人了,還是離不開這一行。”

  一

  因一次偶然的機會聽說麥積區甘泉鎮峽門村有位木偶戲老藝人,便一直想去拜訪。正月十九恰逢峽門村有場木偶戲演出,記者便決意去一探究竟。經過近兩個小時的公交顛簸,終于抵達了峽門村,但下車后并不見有木偶戲演出。因沒有老人的聯系方式,記者便向過路的人打聽,才知道在這兒幾乎人人都認識這位老藝人,他們還說,如果找不到人就去小鎮的戲場,那就肯定在。

  記者順著一個斜路口走了近五分鐘來到小鎮,目光所及空曠、冷清,但依稀能聽見九轉回腸的秦腔伴奏聲。循著聲音,穿過古色古香的美食區,走到盡頭,便看到匯聚于此的觀眾坐滿戲場。戲臺上,吹拉彈唱,歌喉豪放粗獷。戲臺下一位戴褐色眼鏡的老人端坐于人群中,哼調聽戲,目不轉睛,如癡如醉,這位老人便是木偶戲藝人張德新。

  張德新老人已年過古稀,但耳朵靈光,嗓音洪亮。當記者說明來意,慕名前來觀看他演的木偶戲時,他不無遺憾地說:“班子的人沒聚全,所以今天唱不起來了嘍。既然你們這么遠來了,我就讓你們看看木偶。”說罷,便拿起自家的馬扎跟記者一起走出戲場。

  老人告訴記者,除在朋友的商鋪里放了《西游記》里的唐僧師徒四人外,家里還有好幾箱子的木偶。記者提出要去看看他的木偶,張德新老人欣然答應,并率先走在前面,為記者帶路。

  老人雙手背腰,拽著看戲時用的馬扎,步履蹣跚,在崎嶇的上坡路他極力想快走,但身體終究敵不過年齡,走了一段后便喘著粗氣。記者再三勸阻老人停下來歇會,講講自己與木偶戲如何結緣,老人這才放慢了腳步,回憶起往日的故事。

  “我啊,跟戲打了一輩子的交道。唱了二十年的大戲、三十多年的木偶戲,現在七十多歲的人了,還是離不開這一行。”張德新說,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他開始在當地農業社組織的‘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里唱樣板戲,當時大多劇目都被禁止上演了,只有《紅燈記》《沙家浜》《智取威虎山》《龍江頌》《奇襲白虎團》《海港》《白毛女》及《紅色娘子軍》這八個新戲翻來覆去地唱。改革開放以后,老戲又重新回到了大眾視線,戲曲的種類也越來越多,他就又接著唱了十幾年的大戲。

  “本來我也想接著唱下去,但是那時候許多人嫌唱戲掙不了多少錢,大多都出去打工了,戲班子也就解散了,只有我一個人戲也唱不起來啊,我就一個人到陜西闖蕩。也就在陜西寶雞,我碰到了梁老師傅,他讓我見識到了木偶戲。”老人說。

  此后,張德新跟隨陜西木偶戲老藝人梁老師傅走南闖北學木偶戲長達十年。十年的歷練,他的唱腔與木偶表演技藝日益純熟,也逐漸成為劇團里獨挑大梁的演員。但真正成為木偶戲專業演員的門檻非常高,為此張德新也付出了不懈的努力。木偶戲的基本功就是如何舉著木偶做出各種動作,剛開始因為沒有木偶可以舉,張德新就在棍子上面捆著磚頭或沙袋,練托舉,非常枯燥,非常累。有時候一天練下來手臂都軟得抬不起來,等到晚上手臂就開始疼,疼得睡不著覺。

  “梁老師傅讓我主要學臉戲,唱花臉。大戲和木偶戲在唱腔上都是一樣的,但木偶戲更難。要把木偶操作、唱腔對白、鑼鼓敲打都考慮進去。不僅要求演員根據生、旦、凈、丑不同角色唱出、說出不同腔調,還要在兼顧幾個木偶的同時,讓人們看到它的細小動作,比如眨眼,讓觀眾看到它情緒的變化。”張德新說。

  老人告訴記者,即將見到的木偶都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從寶雞縣劇團購買的。當時寶雞縣劇團添置了一批新的木偶,這批要處理。張德新聽到消息后,就立馬趕去買了下來,當時大概花了兩三千塊錢。這對于普通農村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支出。老人說:“當時木偶戲在陜西一帶很受歡迎,但天水并不多見,想著,一是可以引進到天水,讓咱天水人也開開眼。二是因為個人也愛。”

?

  我的戲箱雖小,但三十余個木偶人‘生旦凈丑’,一應俱全。”

  二

  說話間,老人指著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大門示意記者到家了。從遠處看這座農家院子并無特別之處,但進入院子,記者卻為之震驚,因為迎面并不是一間普通的住房,而且一座寬近八米的戲臺。戲臺高三個臺階,外墻以白色瓷磚為主,間入兩片迎客松的畫磚,頂部“家和萬事興”幾個黑底紅字非常醒目,這簡單的幾個字在老人家里卻體現得非常透徹。

  老人的老伴也近七十歲了,見到有人來,便拿著剛煎好的油餅給記者吃。老人的老伴說:“這座戲臺是五年前修的,人家心心念念想在屋里修個戲臺。其實我也不怎么喜歡看戲,但人家愛我們就支持吧。”老伴說。對于其他人家來說,家中的院子本就那么小,還要占一部分修戲臺,是很難想象的。奈何老人家中人人支持,這座戲臺便奇跡般的出現在這里。有時逢年過節,老人會免費為村里人表演,觀眾將院子圍得滿滿當當,這戲臺就成了大家的戲臺。

  戲臺內,整齊的擺放著九個大少不一的板箱,箱子陳舊、斑駁,明顯可見歲月的痕跡。“這些箱子里全是木偶戲的家當”,老人說著便打開了一個箱子,箱子里放滿了東西,但因為各個都被麻布包著,并不能辨明為何物。老人不緊不慢地抱起放在最上面的“不明物”,就像抱起一個嬰兒一樣。當把裹在上面的麻布揭開,一個眉眼低垂、通臉赤紅,百般生動的木偶便呈現在眼前,因為色澤鮮亮、眼神犀利,竟顯得有幾分詭異,但據老人說,這些木偶已經被保存了五十多個年頭了。

  張德新老人緩緩開口,“我的戲箱雖小,但三十余個木偶人‘生旦凈丑’,一應俱全。加上衣服、配飾和道具,組合一下總共能搭配出一百多個角色。這個紅臉的木偶經常裝扮的是《下河東》里的紅生呼延贊。”

  說罷,他又拿起一個主要由黑、紅兩色彩繪而成,額頭繪有白月牙,面部線條流暢,整體造型端莊凝重的木偶人說道,“這個你應該認識,是包公。”木偶夸張的眼睛,把包拯鐵面無私、正氣凜然的人物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緊接著,“小生”、“青衣”、“須生”、“丑生”等木偶一一亮相。每個木偶人都具有其不可替代性,忠奸分明,男女老少各有特征。“這一箱都是木偶人頭,這一箱是衣服,這一箱是道具,這一箱是幕布……等唱戲的時候,這些都得用上。”張德新說。

  不能親眼目睹張德新老人表演的木偶戲,讓我介懷不已。老人似乎也看穿了我的心思,便主動提出裝扮一個木偶人讓我看。老人問我喜歡哪個人物,我答“花臉”,他便拿起身旁的一個綠花臉,認真地挑選起衣服來。在一大箱衣服中,他挑了件紅色的武生服。因為沒有支架,他便將木偶的手柄斜抵在皮帶上,勉強把衣服穿好。接著是帽子和胡子,不一會兒,木偶就穿戴整齊了。手持“正裝出席”的綠花臉,張德新老人情不自禁的操作起木偶來。

  只見他左手托舉木偶,右手握著連接木偶右手的手桿,手桿在他時緊時慢的操縱下連續旋轉三次,木偶人便呈現出一個瀟灑有力的出場動作。雖說木偶戲以手上動作為主,但張德新老人腳下也有動作,兩腳左前右后分開,右腿后蹲彎曲,左腿打直,整體成拉弓射箭狀。問及緣由,他答道,“盡管木偶演員本身被擋板擋著,但是只有步伐身法、一招一式跟木偶保持一致,才能讓觀眾感受到木偶的動作自然協調,有代入感。”記者也被老人感染,小心翼翼拿起了一個木偶,才發現這個木偶竟有十多斤重,很難想象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能挑著十斤重的木偶在臺上表演兩個小時,而且還要一直唱。

?

  “這些老劇目現在都不唱了,以后就肯定都失傳了。有了這個,即便是以后我不在了,后人還可以看嘛。”

  

  在老人炕頭柜的抽屜里,滿滿當當裝著兩大抽屜的手寫劇本,這些劇本大多抄寫在小學生作業本上,本子也都是記者小時候才見過的,現在已經見不到了。他告訴記者,上世紀七十年代,他跟著梁老師傅學木偶戲時,便邊學邊記,把自己唱大戲時沒見過的唱詞都記了下來。我跟前有好幾十本自己刻的劇本呢。現在上年紀了,害怕忘了,就放在手跟前,記不起了就順手翻來看看。”

  張德新將“作業本”小心翼翼的從抽屜里取出,然后邊翻邊給記者說“刻”劇本的時光。“我打上世紀七十年代就開始寫這些劇本了,寫下來的都是我學的新戲,當時只要一學新戲,就趕緊寫下來,所以紙也不講究。現在,有些劇本時間太久了,要么破損了、要么字糊了,不過我心里可亮清著呢。”

  張德新的劇本紙說是“大雜燴”一點都不為過,有保存尚好的“學業本”、有磁帶封皮、有煙盒紙、有宣傳單等等。翻開保存尚好的作業本,里面或是毛筆字、或是鋼筆字,張張都字跡工整,卷面整潔,人物對白和唱詞更是一目了然。而寫在幾頁或單頁紙上的折子戲劇本,可以說已近面目全非了,可即便是到了字跡難以辨認的程度,張德新依然知道哪張紙上寫的哪出戲。“人說,萬丈高樓平地起。我們唱戲的,跟學生娃娃念書是一樣的,要有書哩。而且以前的一些老戲,像《花廳相會》《富貴圖》《福壽圖》,這些老劇目現在都不唱了,以后就肯定都失傳了。有了這個,即便是以后我不在了,后人還可以看嘛。”

  問及傳承時,老人說:“年輕的時候,木偶戲比較火,學的人也多,那時我跟著戲班子全國各地趕廟會,現在沒人愛學這東西了,大家覺得不掙錢,本來也不掙錢,現在有的時候戲也唱不起來,因為要將近十幾個人同時配合,才能搭起一臺戲。現在人家都要忙著掙錢養家糊口,我也沒錢給他們發工錢,所以現在也演得少了,學的人就更少了。”臨出門時,老人開始收拾被擺了一戲臺的木偶,他動作緩慢輕柔,認真得用麻布將木偶包裹得嚴嚴實實,并放進了破舊的木箱里,這些被老人視為珍寶的木偶如今已經被很多人遺忘,在老人看來,似乎他周邊所有的東西的都在不停的改變,只有木偶的色澤同老人的喜好一樣,五十多年來,一直都沒變過。

上一篇【天水日報社全媒體提升“四力”走基層】把文化節目送到社區居民身邊
下一篇一張圖讀懂 2019年天水市文化旅游工作要點

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相關新聞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fiskg.icu版權所有,未經《天水日報》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新聞熱線:0938-8390229 技術故障:0938-8217313 謠言舉報: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隴ICP備09002627號
技術維護與支持:天天天水網信息部

法律顧問: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職素芬
2019年特码资料 麻将玩法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观察 足彩稳定 广东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双色球走势图投注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好彩客900彩票app 网站下载棋牌 稳赚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