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特码资料|19期特码资料
   新聞快遞>>
天水,長安的老家    天水瀛池大橋至新華路三角花壇半幅封閉施工    清明臨近 順暢出行看這里    蒲軍調研督查天水市委政法工作會議落實情況    天水市委理論學習中心組開展專題學習研討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天水新聞>>大新聞
浮生適意即為樂——天水印人趙天俠的篆刻人生
來源: 天天天水網    編輯: 張娟 2019-03-29 10:11:14 星期五     字體設置:

???

??? ?作為一名職業印人,從事治印二十余載的趙天俠,早在年輕時便在天水篆刻業界小有名氣。

  2016年,一場意外的大火,將他辛苦半生積累下來的篆刻印石、印譜、字畫藏書等付之一炬,一夜之間重回原點的他沒有氣餒,反而一邊堅持學完了篆刻高級研修班的課程,一邊從頭再來。

  短短幾年時間,他的篆刻代表作品《水滸人物一百零八將》《世界偉人肖像百印》等,頻頻見諸人民網書畫頻道、各類典籍,并受到國內外眾多藏家青睞。

  很好奇,這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在支撐著他,一路走到今天……

浮生適意即為樂

——走近趙天俠的篆刻人生

  □記者 洪波

  3月25日上午,慕名而來的記者按約定時間來到秦州區解放路,沒多久便見到了前來相迎的趙天俠。瘦瘦高高的他,雖兩鬢有些許白發,但藍毛衣、牛仔褲,一身休閑打扮讓他看起來卻顯得年輕。

  打過招呼,隨他一路穿過狹長的白家大園孫家巷,聽到他手機里緩緩傳出的古琴曲,不由讓人忽略了眼前所有的擁擠和雜亂。

  趙天俠的澹遠齋就在孫家巷16號院,走進他在原址上建起的房子,屋內博古架上擺放著他的篆刻印石,墻上的鏡框內是裝裱好的作品拓片,簡易畫案上擺滿各色石料、書籍,及臨習的書貼和宣紙。

  “除了這張茶臺,你現在所能看到我的篆刻、書法作品,全都是這幾年的東西。”點燃一炷香,趙天俠轉過頭說道。

  伴著絲絲青煙,在《平沙落雁》平緩的曲調中,捧一杯香茗,趙天俠的思緒回到了讓他記憶深刻的那一年。

  2015年的后半年,杭州西泠印社書畫篆刻院舉辦首界熊伯齊篆刻高級研修班,一心想提高自己的趙天俠,也將自己的篆刻作品拓片寄了過去,最終甘肅省內僅他一人被錄取。

  一年時間里,共四期的課程學習中,他得到了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長李剛田的教誨,以及熊伯齊、范正紅、許雄志等當代篆刻名家的親自授課和悉心指導。

  “也就是我在杭州第三期的學習期間,家里意外失火,把我半輩子的篆刻作品及拓片,以及收藏的字畫、古籍等全都燒沒了。等我趕回家一看,家里連屋頂都沒了,只剩下兩堵墻立在那兒……”

  之后的日子,用趙天俠自己的話說,他是在一邊重建家園,一邊堅持學習的過程中完成學業的。2016年7月,在中國印學博物館舉辦完結業作品展之后,他順利從研修班結業。

  至今讓趙天俠難以釋懷的,既不是曾經創作的篆刻作品,也不是收藏的名家字畫,而是那些與篆刻藝術相關的古籍,尤其是那套七本的手拓線裝《鄧散木印譜》。

  “從二十年代起,鄧散木的書法和篆刻便名揚海內。因他生在上海,又喜歡操刀治印,藝壇上曾有‘北齊(白石)南鄧’之譽,可見其非凡功力,他的手拓印譜對我來說太珍貴了。”

  就這套書的來歷,趙天俠覺得那是有一份情意在里邊的。當年他還在東橋頭花鳥市場擺地攤的時候,一次,因為丟了全部的印石和收藏書籍,難過的他幾天沒有出門。一位常和他一起擺攤的老人知道后,安慰他不要傷心,并拿出自己收藏十多年的《鄧散木印譜》相贈,其后的十多年里,他當珍寶似的收藏著這套書,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局。

  “其他沒了也就沒了,那套書可真把我給心疼壞了。”趙天俠不無遺憾地說。

  祖籍甘肅臨洮的趙天俠雖出生在天水,卻自小在臨洮長大,初中畢業后他接父親的班到天水電纜廠工作,閑暇之余,最大的愛好就是讀書、看報紙。

  “一次,我從《工人日報》看到刊登的一方鄧石如的朱文印“江山如此多嬌”,特喜歡,從那時開始,我便自己學著刻印。”

  刻印需要章料,起初沒錢買,趙天俠就下班后到藉河壩里去撿石頭,回來打磨平了在上面刻。當時,天水搞篆刻的人還不多,于是趙天俠就買來書籍慢慢琢磨。

  “那時候我每月工資也就48元,基本上工資一發就買書。周末單身樓上的年輕人都去看電影、跳舞,只有我關起門來學習,差不多三四年的功夫,我自學了高中、大學的全部課程,并買了哲學、心理學和歷史書籍來讀。”

  四年的時間轉瞬即逝,然而讀書卻讓趙天俠提高了自身的文化素養。

  “搞篆刻不光技藝高超就行了,其實不論書法或篆刻,只有以文化為底蘊才能走得更遠。如果不是那幾年努力學一下的話,我現在也只能算是個匠人。”

  當下,一部分從事書法、篆刻的藝術從業者,把大量精力都放在提高技藝上,卻忽視了文化素養的提高,趙天俠覺得這是不對的。對于藝術,他認為只有把時間放在文化修養的提高上,才是正路。

  2000年,趙天俠離開工廠后做過小生意,也到建筑工地干過小工,但不論多忙,讀書和篆刻這兩樣他始終沒有丟下。

  “父親60歲生日,想給他送個禮物,當時聽說過《百壽圖》,卻從沒見過,但我還是計劃著刻一百方‘壽’字印章。”

  為節省材料,趙天俠買來八公分的長形章料從中間鋸開,這樣每塊可以鋸兩個半,六個面都可以刻,“那一百枚‘壽’字印章,我整整刻了一年。”

  拓印裝裱后,趙天俠這幅《百壽圖》被一位朋友看到,在其鼓勵下,他又印了幾份,然后拿到朋友的字畫攤上,沒想到吸引了很多人圍觀。

  “不少人看了我刻的《百壽圖》后,問我刻不刻名章,刻一方多少錢。雖然那時我干小工每天也就17元,但我卻沒想過要靠刻印掙錢,我覺得這是自己的個愛好,就想證實一下自己的實力。”

  隨著知道的人口口相傳,前來找趙天俠刻印的人越來越多。2003年冬,他正式走上治印之路,成為一名職業印人。

  2008年,趙天俠將鋪子從花鳥市場搬至伏羲廟,在這里他接觸到更多南來北往的游客。一次,一位來自深圳的游客,在看了他的篆刻作品后問他會不會刻人物,想預訂一套《水滸人物一百零八將》肖像印。也是從那時開始,他嘗試以佛造像、人物肖像為素材,篆刻了《中國歷代帝王肖像百印》《紅樓夢》等一系列作品。

  “你看,這是我刻的《世界偉人肖像百印》,創作中我力求保持人物的個性和神態,突出體現人物的氣質。”

  “這一方肖像印刻的是李剛田,他人品好,對我幫助很大,是我心目中敬重的老師,這是前年我給他刻的。”

  一談起自己的篆刻作品,趙天俠頓時情緒高昂起來,他打開手機里的作品圖片一一給記者介紹。與照片對比之下,這一方方神形兼備的肖像印,確實令人驚嘆。

  許是受趙天俠影響,他的兒子也一直在學習篆刻。這兩年,將伏羲廟的鋪子交由兒子打理后,他便潛心研習書法和篆刻藝術,他將練習篆書、學習印學理論、刻印當成每日的必修課,并沉迷其中。

  “平時我很少出去,有時在家能呆一個月不出門,在天水生活了30多年,現在出門坐車還時不時會出錯。”

  “看書或篆刻太投入時,將墨碗當水杯,把墨水當水喝的事也常有發生,僅為這嘴也沒少洗。”說起自己一件件的糗事,趙天俠也樂得笑起來。

  一旁趙天俠妻子接過話說:“平時給他買材料都是我跑腿,他不會說普通話,去外地學習還得我給他當翻譯。只要一搞起篆刻,他就常常飯都顧不上吃。”

  “其實到現在我覺得自己還只是個學生,我就想著如何能提高自己。”趙天俠給微信設置了個性簽名“傳承印學文化,弘揚篆刻藝術。”而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遵循的原則。

  這兩年,他的肖像印日趨成熟、老練,但同時他覺得自己的文字印又有待提升。

  “但凡學習篆刻的人,如果不從‘印宗秦漢’入手,那就走了偏路了。我現在學習漢印、秦印雖已得幾分要領,但要想在傳統的基礎上形成個人印風,那還得繼續提高,突破傳統才是我今后要奮斗的目標。”

  近一段時間,趙天俠正在創作一套《百和圖》,這也是他給自己今年定下的一個新目標。

  說話間,他起身到博古架上拿出已刻好的幾方“和”字印,開心地給記者介紹:“這一方采用了大篆刻法,這方用的是蟲鳥篆,這是九疊篆,其余的我會采用秦印、漢印、古璽印、流派印等不同方式,篆刻一百方‘和’字印,算是給國慶的獻禮。”

  采訪快結束時,記者提出給趙天俠拍幾張篆刻的照片。在畫案邊坐定,他隨手拿起一塊章料,幾筆涂上墨色,隨后只見刻刀在他手中飛舞,不過幾分鐘時間,他就起身說“刻好了”。倘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這方“和”字印竟是頃刻間完成。

  面對記者驚訝的表情,趙天俠憨憨一笑:“篆刻所用的刻刀常被稱為鐵筆,在印石上篆刻,其實和在紙上寫字一樣,只要做到用心去寫,自然也就一氣呵成。”

  一直以來,趙天俠很少參加各類展覽。2017年,他的篆刻作品在“‘萬印樓’——當代國際篆刻精英收藏工程”中榮獲精英獎,篆刻印石被永久收藏。于他而言,這也算是一種肯定。

  趙天俠的朋友們對他很好,平時外出,但凡遇到對他學習篆刻有幫助的書,不論多遠,不論多重,都會給他帶回來。

  “你看這套線裝本的《四書五經》咱這兒根本買不到,這都是朋友從外地背回來送我的。”

  “浮生適意即為樂”這方趙天俠的篆刻印石,是記者在一拍賣網名家印章專場看到的,此時,感覺它似乎正是已到不惑之年的趙天俠,歷經跌宕起伏之后豁達心境的一種體現。

  正如他所說:“我始終覺得,一個人活著就要有價值,應該有更高的追求,我現在做任何事,也就一個目的,就是要對得起自己,對的起大家,對得起社會。”

上一篇天水,長安的老家

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相關新聞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fiskg.icu版權所有,未經《天水日報》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新聞熱線:0938-8390229 技術故障:0938-8217313 謠言舉報: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隴ICP備09002627號
技術維護與支持:天天天水網信息部

法律顧問: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職素芬
2019年特码资料 2019年香港49选7走势图 时时彩号码生成辅助器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10中9 河北11选5遗漏组 49选7号码走势图分布图 35选7开奖结果查询中奖结果 河北时时官网平台 群英会专家预测号码 时时计划软件排行 新加坡褔临彩开奖结果